丹霞魂

140
发表时间:2018-11-21 00:00

王安润


  大凡举国欢腾,无不与国旗冉冉升起、军旗猎猎生风连缀成篇。

  2010年8月1日,一次没有升旗仪式的举国欢腾——巴西时间下午6时15分,掌声经久不息地响彻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会议厅,“中国丹霞”以绝对优势的赞成票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8处世界自然遗产……

  位于广东省韶关市东北郊的丹霞山沸腾了。

阿丹阿霞的美丽传说

  以赤壁丹崖为特色,群峰如林,错落有致,造型奇绝,宛如一方红宝石雕塑的丹霞地貌从此冲出亚洲、屹立于世界自然遗产之林。

  电闪雷鸣,如注的倾盆大雨浇湿了茫茫山崖。貌若天仙的阿霞姑娘正与他青梅竹马的阿丹哥相拥于芭蕉树下,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丁冲来,欲抢走阿霞。身强力壮的阿丹以死相拼,无奈寡不敌众,最终被活活打死。被恶少软禁的阿霞仇恨满怀,日夜呼唤着阿丹的名字。她悲凄的哭声感动了满山精灵,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精灵们各显神通还魂阿丹,并协助阿丹一举击败凶狠的家丁,从恶少手中救出阿霞。

  太阳再一次升起,阿霞阿丹跪拜众精灵后,躬耕山下,开始了幸福美好的生活。而美妙的传说却孕育了一座名山的横空出世——丹霞山。

丹霞地貌的发现者

  1928年夏,一个细雨蒙蒙的清晨。

  “吱呀、吱呀”一叶小舟摇碎了锦江梦。两位外乡人来到丹霞山东敲敲西瞅瞅,对那红色的砂岩、陡立的丹崖十分专注。他们兴冲冲地走了,很快报纸上出现了这样的描述:“丹霞山峰崖崔嵬,江流奔腾,绿树上复,真岭南之奇观也。”不久,这里的红色砂砾岩层首次被命名为“丹霞层”。山里人恍然大悟,这两人均是大名鼎鼎的学者,一位叫冯景兰,另一位叫朱翔声。

  1938年的一个秋天,一袭长衫的地质学家陈国达来到丹霞山,一年后,震动学界的“丹霞山地形”之说诞生了。丹霞地形研究正式拉开了帷幕——广东丹霞山成为“丹霞地貌”命名地。吴尚时、曾昭璇教授广泛传播丹霞地貌。黄进教授实地考察全国21个省区丹霞地貌后,将丹霞地貌研究推向全国。1991年,“全国丹霞地貌旅游开发研究会”成立,组织者为北京大学教授陈传康。

彭华教授的心愿

  作为陈传康和黄进的学生,地学家彭华魂牵梦绕丹霞山。

  是他,最早提出“丹霞地貌”定义;是他,在1993年第一届全国旅游地貌学术讨论会上大胆提出:丹霞山应该“申遗”!尽管由于各种原因,他的提议没有被采纳,但谁能说这不是丹霞山“申遗”的第一声呐喊?1996年,他在潜心研究丹霞山的基础上,将山水文化由原来只注意历史文化和宗教文化延伸到自然文化和旅游文化,提出了发掘和转化山水文化为旅游产品的途径和对策。之后,他的《中国丹霞地貌旅游开发研究的回顾与展望》被学界认定为反映该领域研究水平的系统总结。他的《中国丹霞地貌及其研究进展》是国内第一本丹霞地貌学术专著,正是他,在当年的国际地貌学家联合会议上首次系统介绍和展示中国丹霞地貌研究成果。2004年初,喜讯传到韶关:丹霞山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首批28家世界地质公园之一。彭华拍案而起:丹霞山应该立即申报世界自然遗产!

  两年后的2006年12月12日,国家正式确定由广东丹霞山、湖南崀山等六省9个丹霞地貌景区联合“申遗”,中国丹霞地貌捆绑“申遗”工作正式启动……今天,丹霞山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自然遗产,彭华早已成为我国第四代丹霞地貌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但80多年来,中国学者万众一心、矢志不渝的精神和品德,特别是对伟大祖国宛如丹霞山色般的赤诚,与日月同辉。

从书生到丹霞山掌舵人

  黄大维站在2007年12月的丹霞山下,心头涌起千重浪。

  从一介书生起步,凭借实力考上湖南张家界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主任,继而“杀”向福建武夷山,再跨入这“申遗”呼声高涨的首批世界地质公园大门,黄大维几乎没有犹豫过。

  “大好河山入梦来”曾是这位中文系毕业生笔下的诗句,但仅仅“入梦来”是远远不够的。在张家界、武夷山初步尝试景区管理和开发,并大获成功后,他萌生了更加超前的理念:将中国自然遗产推向世界,使其成为国家软实力的象征。幸运的是,2006年1月,韶关市政府锐意改革,成立韶关市丹霞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后,急需的就是这样的有志者。黄大维再次以特殊人才的身份入主广东,成为韶关丹霞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副主任兼丹霞山旅游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总经理。这时,山下南华寺已敲响2007年年关的钟声,而黄大维却举起了人生奋进的鼓槌。

  仅仅半年多,出自黄大维之手的《大丹霞旅游经济跨越式发展的几个关键问题的思考》就送到韶关市主要领导的案头,黄大维紧紧围绕市委、市政府“建设‘大丹霞、大南华、大南岭’,打造旅游休闲度假基地”的旅游发展战略,对丹霞山进行了较为准确的定位:开创世界旅游名牌,打造中国旅游胜地,巩固广东旅游王牌,成为韶关旅游支柱。他的《思考》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肯定,进而化作韶关市旅游发展战略的一个亮点。

申遗冲锋号吹响

  2009年1月,经过六省的共同努力,中国丹霞地貌景区联合“申遗”工作进入实质性阶段,广东省率先吹响了嘹亮的冲锋号。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汪洋、省长黄华华分别作出重要批示。一个举全省之力,力争“申遗”成功的大环境迅速形成。各部门运筹帷幄、调度有序,政策、资金、人才……当国家拨给的1350万元“申遗”资金、省里的3000万专项资金、6000万贴息贷款到达丹霞山,“申遗”工作人员的眼眶潮湿了。省“申遗”领导小组组长、副省长林木声来到丹霞山后,一支考察团被派往西班牙塞维利亚观摩第33届世界遗产大会,为筹备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打基础。

  在韶关,市委市政府想方设法挤出1500万元专项资金。“申遗”的日子里,时任市长郑振涛几乎每星期都到距市区90里外的丹霞山现场办公。各部门包干负责,解决具体问题。丹霞山管委会和仁化县政府日夜兼程,连续作战,确保拆迁整治任务如期完成……

  黄大维和他的团队快马加鞭,按时完成了申报文本和保护规划的编制工作。全面完成了“申遗”环境整治工程,改建民房130栋,顺利完成了IUCN专家实地考察工作,成功举办了首届丹霞地貌国际学术讨论会,为“申遗”搭起了国际学术平台。如期进行了丹霞山遗产地保护建设,圆满完成了丹霞山遗产地保护实施办法的制定工作,与美国泽恩公园缔结国际姊妹公园,大大推进了丹霞地貌国际对比研究工作……在这场声势浩大的战役中,黄大维透彻心肺的感触莫过于四个大字:万众一心。

  6月2日,正当“申遗”工作紧锣密鼓之时,中国政府收到世界遗产中心的评估报告,“推迟申报”四个字如雷轰顶,申遗工作骤然陷入困境。然而,信念告诉大家决不能退缩。“申遗”办迅速出击,寻求国家全力支持……在外交部、中国教科文组织全委会、国家住建部的共同努力下,“申遗”工作云开雾散,终于迎来了胜利的曙光。

  卧薪尝胆17年,汗洒漫漫“申遗”路。

喜人的数字

  在广东省“申遗”工作表彰大会上,荣立一等功的黄大维和他的团队受到隆重表彰。可这位功臣想得最多的是,如何以“申遗”为契机,全面提高丹霞山保护管理水平,加快“大丹霞”建设步伐和世界遗产宣传推广力度,实现“大丹霞”跨越式发展。因为“申遗”成功,给中国丹霞注入了崭新的内涵:她是地貌资源优势、国家实力和外交能力的集中体现,她是全球资源品位和品牌价值的最高展示,她还是景区品牌大大提升和广东良好国际形象的最佳证明。“丹山—碧水—绿水—蓝天”的完美组合,极具景观美学价值,但最重要的是她能永续利用并产生长期效益,为中国旅游景区发展作出独特贡献。

  黄大维的面前是这样一组数据,中国丹霞“申遗”成功当年,丹霞山景区游客便由57万人剧增到84万人,增长率达49%。2011年7月,当全国报业“大美丹霞、世界遗产”创作笔会在丹霞山下敲响开台锣鼓,中外游客已突破100万人……黄大维夜不能寐,挥毫写就《申遗让丹霞山更美丽》,豪迈之情跃然纸上,字里行间跳动着一颗炎黄子孙的拳拳之心——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一举成功,圆了几代丹霞山人的走向世界之梦!

农民因丹霞山而富

  沿着景区小道,精明强干的刘永强巡山已达20多年。他是景区两万多名农民的杰出代表,有了他们,“大丹霞”格局方能出彩。

  祖祖辈辈生活在大山里,丹霞山是农民的命根子。从呱呱坠地之日起,刘永强的命运与丹霞山再也分不开。母亲生了11个孩子,活下来9个。刘永强排行老七,绝顶聪明的他小学毕业后仅上了29天初中,就因为贫穷而被迫辍学。他没有被困境压垮,他清楚自己的实力:一笔好字加一个特别好使的脑子,焉能永远受穷?走街串巷卖菜、卖熟地瓜,竟卖出了一片蓝天——小他5岁的邻村姑娘李德霞看上他啦。获得爱情的他如鱼得水,开鱼塘、办公司、发展旅游项目,很快成了村里的富裕户。20岁那年,刘永强被村民推举为村长。

  1998年5月2日,午饭时分,他正腰系围裙挥汗炒菜,电话响了。仁安县聘请的顾问彭华教授到了,他立马骑上摩托车赶到宾馆。与教授针锋相对的争执源于土地,此时村里的几千亩耕地被征用办砖厂,农民的利益受到侵害。这之前,他怀揣亲自起草的措辞得当、条理清楚的报告已闯过县长办公室。“求求你彭教授,给我们农民一条活路吧。如果农民失去土地,不是端着金饭碗要饭吃吗?”在人多地少的广东,管理与开发、局部利益与全局战略的矛盾不可避免,教授与村长的争执自然陷入僵局。刘永强据理力争要求归还农民土地的公心和韧劲感动了彭华,最终他对刘永强的意见默认了。很快,砖厂占用的耕地退还给了农民。但一件事改变了刘永强。那是丹霞山旅游旺季,一位来自深圳的游客拉着老人想住一宿,可住处空前紧张,除中国青年旅行社有几间房子,偌大的丹霞山竟然没几间像样的住处。刘永强被这位游客的孝心感动,他没有收那500元好处费,却动员年轻人挤一挤,硬是为深圳游客腾出一间房。之后,他自己掏腰包去海南参加了全国旅游工作会议。回来后,他带头搞旅游,并动员村民与他一起干。

  经过艰难的打拼,距丹霞山管委会仅两公里之遥的瑶塘村,在景区76个自然村中第一个建起了“旅游一条街”。如今,瑶塘村已有40多户人家建起自己的“农家小屋”。靠山吃山的丹霞山农民大兴“旅游热”,在家门口致富了。

  为了“申遗”,刘永强家200多平米的旅馆被拆除。“冇关系啦,如果没有丹霞山和党的‘奔康’政策,能有我们农民的今天?山兴我们兴,这点觉悟还是有的啦……”刘永强哈哈一笑,给别的村民做工作去了。

  山,本无魂。因为睿智的人类,它便生出一双腾飞的翅膀。

  丹霞魂——丹霞人。(作者系新疆绿原报社总编辑)


上一篇巴寨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