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丹霞之美永在

118
发表时间:2018-11-21 00:00

——我所亲历的中国丹霞申遗
侯荣丰


  2007年4月底,出于对丹霞山的无限热爱和向往,在众多同事和朋友的不理解中,我从相对安逸自在的韶关市区走进了这片神奇美丽的丹霞山区。尚未正式上班报到,时任韶关市旅游局长兼市丹霞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主任的王晓梅即交办起草《中国丹霞地貌:广东丹霞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工作方案》,同时随同《丹霞山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修编)》编制组彭华等专家一同深入丹霞群山中考察调研。

  我为丹霞山而来,为中国丹霞申报世界自然遗产而来。从2007年4月到2010年8月,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没有很好地休息过一日,消耗了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与包括原居民在内的各利益相关方进行博弈,让大家充分认识并接受世界遗产的国际准则。为我们千疮百孔的地球留下一方净土!

一、一朝成名天下知

  2010年8月1日的深夜,星光灿烂。正在我的家乡南雄修行的我与正在巴西巴西利亚出席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的彭华、黄大维、陈昉保持着热线联系,焦急的现场令人忐忑不安!一宿未眠!北京时间2010年8月2日05:03分(当地时间8月1日18:03分),来自大洋彼岸的电话中的大会主席一声清脆的槌声:中国丹霞世界自然遗产横空出世!经过激励的辩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21个成员国的其它20个成员(中国是成员国,必须回避)绝大部分发表支持意见,认为中国丹霞符合世界遗产第七、八条标准,同意广东丹霞山与贵州赤水、福建泰宁、湖南崀山、江西龙虎山(包括龟峰)、浙江江郎山等6处典型丹霞地貌分布区以“中国丹霞”名称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的第40处世界遗产,第8处世界自然遗产。丹霞山凭借得天独厚的资源秉赋,由专业性较强的世界地质公园名山摇身变为含金量更高的、举世瞩目的世界自然遗产名山。南粤大地终于有了自己的世界自然遗产。

  一大早从南雄赶回丹霞山,一路上将中国丹霞的成功以短消息方式与天南海北的朋友们分享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喜悦。上午9点,在丹霞山主持了简单的庆祝仪式,在家的丹霞山管委会机关和经营公司机关人员在办公楼前集合,宣布成功的消息,并燃放炮仗以示庆祝,早上和下午安排人员到丹霞山上观看并拍摄成为世界自然遗产第一天的丹霞山日出和丹霞山日落。上午去了阳元山采访,这天的天气和气象果然不同凡响,天气晴好,阳气十足,喜气洋洋。山还是那座山,山已不再是从前的山。丹霞山进入了世界最高平台展示自己,丹霞山从岭南大地上所谓的广东四大名山脱颖而出,六省六处“中国丹霞”从中国800余处丹霞地貌中脱颖而出,作为中国国粹的“丹霞地貌”从此走向世界,并为广大游人和地球公民所认知。

二、资源秉赋给予申报遗产的人们充分的信心

  曾经有人说过:世界自然遗产是这样一个东西,假设若干年后,有外星人造访我们赖于生存的地球,并想看看地球的“本来面目”,我们就带他们到我们的世界自然遗产去。

  世界自然遗产的简单标准:突出的普遍价值,真实性和完整性。

  丹霞山的资源秉赋始终是一流的,这是上苍的赋予,这是我们信心的来源。早在申报工作启动前,我经常说的一句话:“丹霞山如果在四川、云南,那肯定早就已经是世界遗产了。”292平方千米的丹霞山,180平方千米的丹霞地貌集中分布区,丹霞地貌的命名地和杰出代表,1000多个山头,1.4亿-7千万年间的沉淀,3000万年以来的间歇抬升,造就了这片赤壁红崖。中国境内号称800丹霞,但面积超过100平方千米的不过广东丹霞山、重庆四面山、云南黎明-美乐、湘桂边界的崀山-资江-八角寨等十处,介于50-99平方千米的丹霞也不过四川蜀南竹海、福建武夷山、新疆天山丹霞大峡谷等十处,10-49平方千米的有数十处,其余大部分是面积在1平方千米左右的小体量甚至是单体丹霞。可以说中山大学教授、当代丹霞地貌泰斗黄进教授所考察的大部分丹霞地貌分布点,大多只有科学对比研究价值,而没有太多的景观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与丹霞山一起列入的六处丹霞,总面积218357公顷,其中,遗产地82151公顷,缓冲区136206公顷。遗产地面积连片超过100平方千米的仅3处,分别是丹霞山18600公顷,龙虎山16950公顷,赤水:西片区10142+东片区17222=27364公顷,泰宁北区5277+南区5810=11087公顷。丹霞山是连片丹霞地貌集中分布面积最大的遗产地。作为世界低海拔山岳型风景区的杰出代表,作为丹霞地貌命名地,丹霞山几乎涵盖了亚热带湿润区丹霞地貌的所有类型。丹霞山的世界遗产价值毋庸置疑。

  作为中国丹霞第一神山的丹霞山终于迎来了申报世界遗产的辉煌历程,并且是与多位弟兄们一同出手。

三、那条六省惟一的野外考察路线与18次深入无人区考察

  野外考察路线的基本要求:这条路线要足够专业,仅仅半天时间,能够充分展示遗产地的美学、地球科学、生物生态价值,安全。起初,各个省区均选择了自己的专业科学考察路线,作为广东省的代表,我于2009年7月13-23日参加了其余5省全过程的模拟考察。考察路线是赤水-崀山-泰宁-龙虎山-龟峰-江郎山。在考察的过程中我们提出了诸多合理的尖锐的精彩的意见和建议,比如赤水十丈洞瀑布上游的水坝问题;崀山沿途的次生人工林问题及与广西八角寨的边界问题;泰宁遗产地外围的工业园问题;龙虎山的原居民管理问题;江郎山的面积问题等等。

  会议考察期间,作为广东的代表,经与一同参加互检的省住建厅城建处副处长宋健、韶关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李书明商议,我们一致要求考察专家组继2009年5月26-28日首届丹霞地貌国际学术讨论会之后,对丹霞山的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再检查再考察。这是丝毫不能马虎的事情!

  2009年8月6-8日,由住建部城建司风景处左小平调研员,梁永宁教授,彭华教授,中国丹霞申遗办王晓良副主任组成的专家组一行对丹霞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工作作了最后一次检查。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比如路程太远,比如生态和景观资源的价值不足,比如安全性难以保证,等等,其余五省的专业野外考察路线全都放弃了。丹霞山成为最后的筹码!

  从参加遗产申报开始,我便数十次上百次地带领丹霞山的团队在丹霞山各大山头沟谷溪流考察,思考丹霞山的保护管理和发展。但专家考察路线的任务是从2009年6月初最后明确的。作为丹霞地貌的龙头景区,丹霞山遗产地最优秀最杰出的最引以为自豪的令人叹为观止的是长老峰东南方向80平方千米的无人区。

  时间已经进入夏天,炎热酷暑让许多人呆在室内。我带领半业余半专业的小队伍,曾明,陈再雄,蒙海明,练德生等人,在长老峰东南的沟谷和山岭行走,寻找符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要求的专业考察路线。寻找,希望,绝望,骂娘,汗水在浃背中流淌,毒蛇从脚边和眼前一次次溜过,黄蜂和蚊虫在耳旁嗡鸣,双脚不时陷入沼泽的困顿,身体被荆棘一次又一次划破,悬崖常常让人走投无路。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和我的小分队先后18次深入沟谷和攀登各条沟谷之上的山梁,探索可能的科学考察路线。希望在一次次走向绝望,绝望中一再燃起希望。要么如前所说的路程太远半天绕不回来,要么沿线生态植被和景观资源存在明显的瑕疵,要么安全性难以保证,要么受现代人类活动的干扰明显;一次又一次,从初夏走到盛夏,走到了2009年7月下旬,几乎绝望了。长老峰东南可能的地方几乎都已经走遍,每一条沟谷,每一个山冈。这已经是第十七次啦,绝望了!!!

  奇迹往往在不经意间出现。这一天我们又从翔龙湖码头进入无人区,终于我们来到了一个似曾相识而又十分陌生的沟谷,就往这里钻进去吧,再看看。奇迹出现了!大树砍伐后形成的沟谷竹林消失时,中亚热带向南亚热带过渡的藤萝交织的典型原生沟谷来到了我们的面前,粤柳,华南省藤,厚厚的软软的地幔,悦耳的鸟鸣,道路越来越难于行进。大树出现了,五十年的,一百年的,二百年的,都出来了,典型的原始次生林,至少50年来没有现代人类的活动,甚至没有人行走过;披荆分荆,不斩棘,就这样在沟谷中穿行了一个多小时,渐入佳境!将近山腰时,竟然出现了一座山寨寨门,又发现了一座新的古老的山寨!自然与人文的完美结合。同行的一共两个人,曾明,陈再雄。手中的鳄鱼剪不能象往常随意剪切身边的藤萝和荆棘,山林有知!乱石堆中不时在眼前出现的毒蛇,毒蚂蚁爬满了整个鞋子并钻入双脚,加上不知名的虫子,从腐朽的树洞中滑翔而出的棕鼯鼠,这是我们在丹霞山腹地钻行多年从未见过的场景。原始,野蛮,惊险,有些害怕。但渐入佳境的路线,一处好景,一串藤蔓,一棵大树,甚至平日里害怕的毒蛇,都足以让我们兴奋并且忘记一切危险,因为这应该就是我们要寻找的路线。这可能是六省丹霞中最好的一条科考路线!

  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的科学考察路线!?这已经是我们第18次行走在随时出现毒蛇毒虫的山林!道路最后经中山大学教授、中国丹霞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专家组组长彭华确认,经昆明理工大学教授、中国丹霞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咨询专家组组长梁永宁确认,我们开始安排村民按照我们理解的世界遗产专家考察路线模式进行“修建”道路。

  时间已经进入8月初,也就是除了彭华等个别专家见过我们的路线外,其余的人一无所知。专业考察路线实际上成了丹霞山的“秘密武器”。得从原居民中选择具有生态环保意识的人来修建简易的考察路线。我们物色了丹霞断石村的年近半百的吴发明同志带领老马屋的年届花甲的村民马超开、年近半百的马贵林,跟他们把道理和要求讲清楚,然后开始修建,全长不过3千米的道路,花了50多天时间进行生态性可逆修建。他们每天在炎热的天气里,背着干粮,耐着蚊虫的叮咬,早出晚归。架木桥,修木梯,钉木桩,撇开藤蔓,一点不含糊,也可以说是他们成全了这条鲜为人知的科考路线。

  听说我们发现了一条理想的考察路线,许多关心的人都想到我们的线路上走一走,看一看。但为了保持路线的神秘和原始,我们婉拒了许多关心我们的人,我们的小小团队和3位村民默默无闻地做着,不想让更多的人进入。丹霞山生物顾问、中山大学生物科学学院教授廖文波编制了沿途生物多样性考察手册。有一次在我出差的时候,某领导带着一帮人“擅自”走进了考察路线“现场指导”,一颗美丽的路边的赤灵芝不见了,这让我自责了很久。从此,禁止一切无关人员进入,并尽可能阻止包括领导在内的“无关”人员的“现场指导”。 经过2个月的修建,经过彭华等个别专家和韶关市市长郑振涛等个别领导的模拟考察,丹霞山野外科学考察路线一切准备就绪。

  值得一提的是,郑振涛市长曾亲自带领我们尝试从韶关市区-鸡公山-黄竹-芙芷坝-锦江水道(7千米)-大瑶山村-夏富-车湾-阳元石路线的可能性,锦江段由景区资深的老船工温亚苟架船。但沿途的景观和幼稚的植被,被同行的彭华专家否定了。

四、IUCN专家走进丹霞山无人区

  2009年9月25日,这是一个普通而又特别的日子,晴,能见度好,气温24-35℃。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指派的世界保护自然联盟的两位专家从韶关市区来到了丹霞山9:15。丹霞山是他们继赤水、崀山之后的第三站。

  匆匆地看过丹霞山展示中心、阳元石、锦岩大赤壁之后,从长老峰验票口进入,翔龙湖坐新购置的机动船进山,走了一小段游步道之后,来自澳大利亚的沃博伊斯博士和来自韩国江原大学的禹卿植博士来到了丹霞山的科学考察路线。为了保证考察质量,陪同考察的人员严格限定在十人以内,我有幸作为管理者代表参加了丹霞山的全部考察。天公作美,山林有知,平时并不常见的各种鸟儿纷纷出场,应接不暇,加上不时出现的丹霞地貌美景,一路上,两位专家不时地询问丹霞山的生物生态情况,询问沿途所见所闻鸟儿的姓名,陪同的中山大学的两位动物和植物方面的专家一一回答了专家们的提问,来自澳大利亚的沃博伊斯在考察中高兴地说: “我仿佛回到了童年时光。”丹霞山的生灵完全支持丹霞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因为世界自然遗产可以让它们的家园受到更好的保护。

  为了让短暂的考察尽可能地美好,梁永宁教授建议,郑振涛市长亲自安排,午餐地点设在翔龙湖尾的乘龙亭游船码头。午餐前,大维和我作为管理者代表共同回答了IUCN就丹霞山保护管理的提问多个问题。

  午餐是一个简单的西餐。为了保证就餐环境的宁静美好,陪同考察的中山大学动物专家王英永教授未能与IUCN专家共进午餐,这让我至今心生歉疚。

  丹霞山的原始科学考察,简单,顺利,切中要害,全面成功。为了迎接五年后IUCN专家再次来山考察,在专家离开韶关前往泰宁、龙虎山、江郎山考察之后的第三天,也就是2009年9月30日,我们请修建路线的三位村民将线路上的所有绳索木梯木桩完全拆除,恢复原貌。曾经被我们叨扰了近三个月的山林重新恢复了往昔的宁静。

  据统计,从道路的发现到完全封闭,涉足其中的人员总数不过200人。只是后来的结果证明,这条路线为丹霞山申遗成功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作为六省惟一的野外原始考察路线,这条路线同时为中国丹霞的成功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五、IUCN专家考察路线的诞生

  下午14:40,丹霞山索道上山,韶音台-片鳞岩-松树坳小憩-虹桥拥翠观景-火烧岩-水帘岩-晚秀岩-海螺岩-长老峰-丹霞栈道-双喜台-福音峡-“丹霞”摩崖石刻群-半山亭-长老峰入口。沃博伊斯先生在韶音台更换了两次照相机镜头,大气磅礴的丹霞山给两位专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盘桓丹霞山顶的众多岩鹰的顶级表演再次证明了丹霞山是一个充满灵性的“讲政治”的丹霞第一神山。在经过晚秀岩一带新铺的路面时, 2009年5月在丹霞第一古木荷(树龄400年以上)施工现场,因为工作人员意识不到位,损伤了古树的根茎而被我大骂的情景历历在目。然山灵有知,当应护我。之后是从为了解决游人拥挤和避开正在改扩建的别传寺工地而新修建的丹霞栈道下山。

  丹霞山的美丽与神奇,让原计划两个小时的考察延长到近三个小时。保护意识较好的锦石岩寺的师傅们等候多时的锦石岩备选路线因为时间关系未能考察。这就是我们之后陪同各级领导和专家经常行走、并给游人推荐的所谓“IUCN专家路线”。

  下山之后已经是黄昏,夕阳在山。在工作人员的准备下,两位专家在锦江河畔的长老峰拆迁区分别种上了两株代表自然和谐友谊长久的中国吉祥树——罗汉松。如今这两株罗汉松长势良好。上述路线就是今天来丹霞山游览的人都知道的“IUCN专家路线”。

六、决心一次一次下定

  2009年4-5月期间,丹霞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进入关健时期,时任韶关市市长的郑振涛比谁都清楚其中的份量和压力,短短的一个月中,无论上班与周未,作为一市之长,带领各部门主要领导,先后5次到丹霞山现场办公,部署丹霞山申报世界遗产的各项具体任务。如此短时间如此集中的现场办公,这在全国的遗产地申报中是罕见的。

  丹霞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前后均受到来自保护和开发的双重压力。因为发动不够,认识不足,使得我们的申报与兄弟省份相比,如果说人家是“决心一次下定”,那我们呢?用专家们的话来说,丹霞山是“决心一次一次下定”。一次一次下定的事实从长老峰片区的拆迁最能说明。一开始,按照有关领导包括国内专家的意见,是尽可能少拆,能保留的建筑物尽量保留。从中旅宾馆开始,邮电招待所随后,丹霞山宾馆消失了,但随着到访的专家增加,特别是2009年5月,IUCN资深专家桑赛尔博士的到来,让市政府再次痛下决心,烂尾多年的七栋江滨别墅仅留下两栋较隐蔽的供监测用,成排的商铺十天内拆除并全面绿化,沉底多年的铁索桥和锦江边上的锦园牌楼也被拆除……提名地范围内有碍观瞻的建筑物从锦江边到长老峰山顶,几乎无一例外被拆除。只有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原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习仲勋1984年题写“丹霞山”山名的老山门,作为当年许多游人,许多当年是年轻人,现在已经是中年人或者已经是老年人的记忆遗产被保留了下来。

  一次一次下定还可以整个丹霞山的环境综合整治看出。与兄弟省份全方位大手笔整治不同,丹霞山的综合整治仅限于北部已经对外开放的20多平方千米区域。但放眼168平方千米,丹霞山范围内的各类养殖项目、经济林等现代农业种植项目并没有真正触及。丹霞山虽然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但环境的整治是留有余地的。保护和管理丹霞山遗产地的任务十分繁重。曾经有领导对本人当时提出的对丹霞山292平方千米的所谓“大丹霞山区”的综合整治,笑话为“要在喜马拉雅山开一个洞引入印度洋的水气”。

  当年的不彻底,为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之后的丹霞山的第二次环境综合整治埋下了重重的伏笔。二次环境综合整治的代价和难度必然是第一次的一倍乃至数倍。

七、丹霞山为什么不牵头

  常常被许多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提问:丹霞山为什么不是中国丹霞申报世界遗产的牵头单位?

  事情得从2006年7月在甘肃张掖召开的第十届全国丹霞地貌旅游开发研究会讲起,中国丹霞地貌捆绑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倡议得到了来自各主要丹霞地貌分布省区的积极响应。

  因为各种原因,作为丹霞地貌命名地的丹霞山没有担当牵头任务。因为种种原因,丹霞山申报工作一直是在专家推动下进行的、被动的。

  而一般地说,申报世界遗产无一例外都是政府主导的政府工程。丹霞山所在地政府一开始对丹霞山申报世界遗产似乎并没有足够的意识和信心。而已经有中国泰山扩展五岳申报世界遗产办公室的相应机构的湖南省建设厅便主动提出并承担了牵头任务。2006年12月12日,国家建设部组织召开长沙会议并下发相关文件,标志着中国丹霞地貌申报世界遗产工作正式启动。

  申报工作由中国丹霞地貌:崀山所在的湖南省建设厅牵头,正式成立中国丹霞地貌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工作领导小组,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湖南省建设厅。首批报名参加申报的丹霞地貌景区包括广东丹霞山、湖南崀山、万佛山、福建泰宁、冠豸山、浙江方岩、江郎山。贵州赤水是2007年下半年才加入申报队伍的。2009年1月18-20日,中国世界自然和自然文化双遗产预备名单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根据国内外专家的意见,会议确定每个省只能有一处丹霞地貌申报!这是一个十分痛苦的抉择。为了保证整体的成功,曾经一起共同奋战两年零一个月的福建冠豸山、浙江方岩、湖南万佛山等3处典型的丹霞地貌分布区无奈地从申报名单中退出。

  为了保证申报工作的顺利进行,申遗领导小组从一开始便聘请了有经验的IUCN专家英国伯恩茅斯大学教授克里斯•伍德担任国际专家咨询组组长,昆明理工大学教授梁永宁担任国内专家咨询组组长,中山大学教授、中国丹霞地貌旅游开发研究会理事长彭华担任中国丹霞申遗专家组长。

八、丹霞山发展的首要问题是保护

  “中国丹霞”是我国自1985年加入《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以来涉及范围最广、参与省份最多、申报难度最大的项目。成功来之不易。成为世界自然遗产的丹霞山何去何从?在“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时代,在追求政绩和GDP的当代,对于一个最大的优势是集中力量办大事但往往无法规避集中力量做错事的体制内部,世界遗产的保护管理是对所在地政府执政理念和集体智慧的严峻考验。

  声名鹊起的丹霞山受到了来自新闻媒体、各级政府、众多投资商家、广大国民和游人的广泛关注。到访丹霞山的各级政府官员日益增多;从中央到地方及至境外、国外各级各类新闻媒体从遗产价值、门票价格、景区管理、遗产保护、原居民参与等多角度、全方位、长时间进行宣传报道;2010年8-12月到访丹霞山的游人同比增长近一倍,仅门票收入一项2010年比2009年增长49%。遗产地内外供需两旺,强力拉动韶关乃至广东旅游产业的发展,包括粤港澳甚至华东、华北在内的众多商家集团对丹霞山表现出巨大的投资热情。

  与众多类型的遗产地和保护区、风景区不同,丹霞山和丹霞地貌类型的遗产地的保护管理有其特殊性。低海拔决定其相对和绝对高度均不大,决定其景观抗干扰度低、易受现代人类活动的影响和破坏。几栋民居、一栋别墅、一座宾馆、一条水泥马路、一座庙宇、一座电站……在其他地区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建筑物,就足以使遗产地的突出普遍价值和真实性完整性受到严竣挑战,而让人类的伟大发明之一的照相机无所适从!这也决定了丹霞山和丹霞地貌类遗产地的保护管理较其他类型的遗产地更为不易。借鉴国内外世界遗产地保护管理的成功经验,有所为,有所不为,无为而治,是我们提出的丹霞山发展的三段论。168平方千米遗产地无为而治,124平方千米缓冲区有所不为,292平方千米之外的环丹霞山区域有所作为、大有作为。

  “为什么我的心里常咯血,因为我对这片山林爱得深沉”。作为中国江山社稷的杰出代表,我们相信,有上级党委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丹霞之美必将永驻人间,为子孙万代所共享。

                     丹霞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侯荣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