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门

118
发表时间:2018-11-21 00:00

□  谭浩泉


  举凡自然之物,均蕴含着生命的密码,总能在它认为合适的时机,以其独特的方式诠释天地的奥秘,哪怕是一块石头、一捧泥土。

  以阴阳之道解读生命信息,丹霞山称得上一个自然哲人。苍茫于天地之间,它沐天风浴地露,仙风道骨,鹤发童颜,捋着飘飘长须,不露声色演绎阴阳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山水万物灵化的生命传奇。

  六年前去丹霞山,时值炎阳高照、赤日千里,走在阳元石景区的阳关大道上,早已是大汗淋漓,燥热难当;不料在翔龙湖的阴元石小道上,却有浓荫蔽日、水流送风,清凉得十分可人——自然的无意而为正契合了阴阳之道。今夏复去,接连几日烟云四起,大雨滂沱。千瀑倒挂,赤壁动静随雨来;云气氤氲,丹崖似有似无中。虽看不真切,却多了仙气;以静驱动,以无致有,不也是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么?

  《说文解字》解释,古文的“且”是象形字,即男根。且看自然哲人花费两百万年,椽笔丹墨书写且字于阳元山上的模样:好一个能胜任繁衍重任的阳器!

  雄健、挺拔,简直是愤怒地勃起!那圆顶、圆顶下部的皱褶,还有被风雨冲刷出的道道红痕,左边一根神经末梢直通顶部,分明是血脉贲张!试问这世间,谁能勃起两百万年而不倒?人类服用“伟哥”,简直太小儿科了!

  这祖国、祖宗、祖先、祖辈是我们的根脉所系,谁离得一个“且”字。

  有道是,孤阴不生,独阳不长。

  凭着有阳必有阴,有阴必有阳的朴素理念,果然,在发现阳元石三年后,当地采药老人在离阳元石几公里的绝壁悬崖发现了阴元石。石之周围古树青藤,灌木丛生,人迹之罕至,掩盖之严实,实难想象,但天地冥冥、阴阳定数,还是被发现了!空谷幽兰,不因无人而不芳,200万年立在那里,至少风见过雨见过日见过月见过,说不定也有人见过,只不过那时人还在树上跳来跳去而已。

  《说文解字》又释,“也”亦为象形字,即女阴。我们看大篆“也”,笔画圆润,意态丰盈,确有几分相似。这就是“空空如也”之“也”,也即是空,空才能以静驭动,以无致有而承载万物,这是大地生发的特性。地,不正是土加也么?她象征着坤道,能厚德载物,生育万类,是无数生命的源头,是所有生命之门啊。

  且看天地又怎么椽笔丹墨200万年在丹霞山书写一个幽深的“也”字:珠润的硕大崖体上,上窄下宽的生命通道是如此逼真,如此饱满性感、充满生机。只见四周长着茂盛植物,上小下大,浑圆丰厚,上部红润细腻,下部形成洞穴。感叹她的逼真和神奇,性学泰斗史成礼教授说:这是性高潮后的阴门,兴奋还没完全过去,还在半张半翕状态呢!真是妙语解颐,想象奇特。据云,早两年某妇联组织女性参观,恰有劳蛛结网膜洞内,且有雨水相浸银光点点,众人无不叹奇:圣女显灵了!

  大自然,圣洁、睿智、还幽默着呢。

  伏羲氏演易经八卦,就是得之于天地自然的灵感。乾为纯阳之卦,代表天,象征至刚至阳;坤为纯阴之卦,代表地,象征至阴至柔,人靠天地阴阳二气而生,天地合气就是阳阴平衡,遵循春夏秋冬四季法则,有生有长有化有收有藏。其实,人体本身就是宇宙的缩影,天地是宏观的人体,人体是微缩的天地。站在丹霞山最高处,俯瞰丹崖碧水绿树灵动的生命世界,那些傲然竖立的,平静躺倒的,快捷奔驰的,慢慢张开的,缓缓凝固的,抬头仰望的,倾力匍匐的……哪一样不充满了象征暗藏着种种生命符号?阴阳二石难道仅仅是“岩石浸蚀而成”?背后恐怕藏有更深奥的生命玄机。

  站在锦石岩看锦江与两岸青山的缠绵,山水组成了一个极为熨贴印在大地的太极图:成弯曲形状的锦江就是太极图中妙不可言的S线,两岸青山大小相嵌,消长随形,动中有静,静中有动,阴阳互生,刚柔相济,更兼红山绿树、丹崖碧水,动与静,凸与凹、藏与露、明与暗环环相扣,处处呼应,无不昭示着正反交融、乾坤和顺的生命的大道。

  “莫非为了吸引游客,这阴元石是人工开凿的?”一粗俗游客贸然向导游发问。

  “这世界假是假,但母亲没有假的!”导游微笑着妙答。

  “你说‘自古帝王皆此出’,你们韶关哪出过什么皇帝?”粗俗游客不罢休。

  这下导游没反应过来,憋了个红脸。我差点站出来,大声告诉那人:这生命之门不仅是韶关的,不仅是广东的,不仅是中国的,而是全世界、全人类、全宇宙的!仅看一时一地,一叶障目,没有大情怀、哪有大境界呢?

  这个信息大爆炸时代,功利物质的信息触目即是,最宝贵的生命信息却在不断丢失之中。

  扩充一下眼光,整个自然,何尝不是人类的生命之门?当祖先开始提出我的诞生从何而来,死去又到何方这样永恒的问题时,必然注意到来自妇女的身体,自然而然地把宇宙想象为孕育万物的母亲,万物都来自她的子宫,并返回那里去,死而复生。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小宇宙,从这个意义上说,人人都是帝王!

  惜乎帝王一变态,就容易成为暴君!在现代大机器进攻下,自然那种让人惊奇、感叹、崇拜和赞美的魅力,日益在我们的身边飘逝,伟大、圣洁、崇高、人类生命归依的自然,简直成了任人蹂躏的妓女!农耕时代人与人拚夺厮杀的历史,已演变工业时代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双重拚夺厮杀,自然生命之门已呈萎缩之势。

  多点敬畏,少点轻慢,或许,再过200万年,雄峙丹霞那些容纳人世所有深刻命题的古老迷宫,才会依旧那么浑圆性感,引人遐思,富有生命的张力。





                            2011年7月29日《衡阳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