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向往的丹霞山,不在张掖,在广东韶关

1204
发表时间:2019-05-17 00:26网址:http://www.danxia3.com

和郭导商量去哪儿玩的时候, 珠海 的四月天已经热得不像话了。

“去凉快的地方吧。”

“山里凉快。”

“粤北?”

“走起。”

直到第二天我们站在丹霞山景区收费站大门口,抬头看着面前一柱擎天的著名景点标志时,才突然回过神来,好像之前忘记做一点功课了。

你飞到城市的另一边
你飞了好远好远
飞过了灰色的地平线
飞过了白天黑夜
——好妹妹乐队


2016年4月15日,我和郭导攥着两张火车票来到了丹霞山。

2016年4月16日,花掉整整1天的时间登了一座区区400米的山。

2016年4月17日,离开的火车上郭导仍在念叨县城好吃到飘飘欲仙的肠粉。

2017年2月10日,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见到她了。


哦,她只是交换去思密达国留学了  ~

如果不是受不了她在线上整日里催催催催催催更游记,凭借我的拖延症,恐怕这篇丹霞山记录还会拖得更久远。

很快又该开学了。草稿箱积的灰实在是厚,终于看不过去,老老实实整理起照片来。

我把丑得人神共愤的表情包发给她看,她发出杠铃般的娇笑:

“你啊你,是自在如风的少年。”

还能说什么?归来的时候,让我瞅瞅你青春的容颜。

说走就走,无关勇气

我曾有一个伟大的梦想,那就是在祖国大好河山的每一寸土地上撒欢。

郭导特别支持我的梦想,评价我是一台天赋异禀的挖掘机,并期待有朝一日开垦出比秦王墓、武侯祠还要伟岸的景点来。

就凭这点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俩也算是搭伙 成功 ,虽然一个是 东北 妞儿丢三落四,一个是 西北 妞儿不懂方言,但仗着满腔热血,却也有惊无险地踏过粤港澳的大部分地方,误打误撞过不少奇异景象。

去丹霞山的火车票是前一天晚上订好的,我俩红着眼睛再三确认没有搞错车次时间站点,才安心睡下。(不要以为“说走就走”很潇洒,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的)

 之前遇到过【 广州 -丹霞山】由于线路调整,暂停发售的情况:

除了这条线,其实还可以从 广州 站坐到 韶关 东站,在车站广场左前方有到丹霞山的旅游专线车(16元/人,每隔15分钟发车),约50分钟可到达景区大门,很方便。

我们只用了开车后的10分钟时间就吃完了包里的所有零食,郭导陷入昏昏欲睡-突然惊醒-昏昏欲睡的死循环,而我则在寻找2G网的道路上黯然神伤。

断断续续研究了一下地理位置,大致把丹霞山景区分了三个部分:
【阳元石景区】-【长老峰景区】-【翔龙湖景区】

真的是在地图上大致画了一下,没想到实际走下来,一个圈的面积竟然辣么大。如同我的悲伤。

但这都是后话了,最起码刚下火车时的郭导,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

为了照这几张相在车站磨叽了会儿,出来时天已经有些暗了。

站在偌大的丹霞山站出站口,面前是连个宰客司机都没有的大广场。我和郭导大眼瞪小眼,一度怀疑是不是下错了站。可是看着头顶四个大字确实又没错,只能安慰自己车到山前必有路,门前有棵桂花树。

好在,摆完pose后,路边来了一辆中巴车,据说是直接到景区门口。我们喜滋滋地一人掏了两块钱(也可能是五块钱,忘了。。。),嘟嘟嘟了十来分钟到了目的地。

一路感恩奇迹。

以下是两天晚上的住处:国际青年旅舍。走路5分钟就到景区门口了。

其实整个县城到景区的走路时长都在10分钟以内。

全景地图来一个:

话不多说,睡吧,明早还爬山呢……

迷路在阳元山景区的姑娘们

首先,用一张朝气蓬勃的照片来代表起床的心情!

 丹霞山

因为下了一晚上的小雨初停,原本阴郁的窗外赫然有阳光照进来。

在这里还要感谢青旅同宿的舍友们,一个个乖巧如小仙女,早睡早起的习惯简直太适合我们这些奔波客了。

于是经过一晚上养精蓄锐,清晨的我身轻如燕,健步如飞(当然是有些夸张)。

郭导的情况比我还要虎一些,飘散着一头长发就要冲出房门。我瞅着她脚上的人字拖,提醒道:

“换鞋。”

她为难地看着我:“我是37半的脚诶,你的鞋我穿不了啊。”

“我说,让你换上运动鞋……”

她如梦初醒:“哦对对!差点穿着拖鞋就出门了。”

这孩子忒不让人省心。。。


不让人省心的除了郭导,还有刚才还夸赞它晴好转眼瞬间变脸的天气。如下图,是我们刚吃完早饭的时候的天,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瞅瞅,这乌云密布的,唬谁呢?!

毛主席说的好,与天斗其乐无穷。我们俩遵循“来了也是是来了不如一股脑上”的理性原则,在路边摊买了俩雨衣塞包里,心里顿觉踏实不少。

后来事实证明了我们的远见卓识。这两件雨衣现在还躺在柜子里,根本就没用上!

 丹霞山

清晨7点半钟的丹霞山大门,和一个金鸡独立的鹤傻姑。

言归正传。丹霞山景区成人票150元/人,提前在网上订大约可以便宜一些。门票上有二维码,并且录入了指纹信息,48小时内可以无限次出入景区。

 门票请随身携带,除了正门,在阳元山、长老峰等多个景点入口都要查验门票和指纹。
 录入指纹的时候有的检票员要求录入拇指,有的要求录入食指,都可以的,但是一定要记住自己录入的是哪个手指,验票的时候验的手指要对应起来。

你们都那么聪明,如我一样

在这里想给广 大同 学们说句心里话:学生证真的好用!哪哪儿都是半价!

所以啊,趁着没过期,大学四年多走走看看,真的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至少,不执著于罅隙,不惊诧于广袤,不顺拐于照相  ……

 丹霞山

好的,我开个玩笑。顺拐是家族遗传,还有一个遗传,胡说病。

扯回来。从丹霞山正门进去,右手边请礼貌排队等候免费观光车。由于那天我们进去过早,并没有队让我们排,不过还是和郭导相互礼貌了下

第一站就是阳元山景区,到站请下车。仔细研究了下地图,鉴于左手边景点比较多,我们就顺着左线往山上走。一路上,你会遇到【乾元亭】-【阳元石】-【云崖栈道】-【嘉循亭】-【细美寨】-【九九天梯】-【玄机台】,以及一条长到需要唱《勇气》才能走下去的路。

这个后面有劲儿再说。

如上是阳元石景区游览地图

刚进来的时候,地势十分平缓。

由于昨夜下了一场雨,进山的木栈道上都是细细的水渍,发膜一样,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于是想了一个办法——用奔跑来缓解紧张。亲测效果不错。

 丹霞山

郭导一直认真地举着相机,等待我咻-噗通-哎哟滑倒的瞬间,但我矫健的身姿让她有些失望。

我说:“哎郭导,你看到那边的山了吗?”

郭导慎重地点点头:“看到了。”

“多绿啊!”

郭导:……

我比个兰花指,鬼哭狼嚎道:“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郭导翻了下白眼:“不恨古人‘汝’不见,恨古人、不见‘汝’狂耳。”

我望着满眼葱翠,做作叹息:“唉,知我者,二三子啊。”

郭导看不得我这恶心样,噔噔噔跑走了。

 丹霞山

嘁,没有诗兴……阳明先生说得非常好:汝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寂,汝来看此花时,此花与汝一时明白起来。“明白”这个词,是个很玄妙的东西,通透且澄澈,像一块儿水晶。但又绝不是二氧化硅的集合体,它在你心上。

如果你没明白我在说什么,那就对了,因为我也不明白。

这世上难得遇上七窍玲珑心,毕竟比干的下场比较惨。

-------------------------------------------我是转移目光  的分界线--------------------------------------

来来来,跟我一起瞅瞅这自然 大化

我没去过 张掖 ,因而所谓“色如渥丹,灿若明霞”的认知基本上来源于别人的镜头和传说。

但至少面前的丹霞山,和传说离得还是有点远……

这玩意儿也太绿了吧!

说好的“丹霞”呢?全被青苔糊住了。

 丹霞山

换一个角度,放大一点。嗯,的确是有那么点“丹霞”的痕迹。石头缝缝里是红的呢。

毫无疑问, 韶关张掖 的丹霞山是绝然不同的。我固执地秉持已有观念去看,自然会惊讶。反倒是郭导,纯纯粹粹踏青的姑娘,沾了一脚绿痕,还笑说春色满园关不住,竟被她踩在脚下一踩一个准。

所以有时候啊,聪明反被聪明误,傻点,有傻点的好处。(我并没有在说郭导

 丹霞山

上山不久,会看到这块招牌阳元石。观景平台上照相的人很多,表情也都不怎么可描述。

其实对于勤劳质朴的古代人而言,生殖崇拜是特别普遍的现象。 中国 古代神话传说里就有商祖简狄吞鸟卵而生契、周祖姜嫄踩巨人脚印而生稷,都表现出对原始人生育能力的赞誉。反而是文明发展数千年后的当下,一些东西被过度扭曲,愈发不自然起来。

我胸中一片浩然正气,来来回回发现【乾元亭】的观景角度更佳。

 丹霞山

感叹完宇宙 大化 的鬼斧神工,我们远离人群,一路招蜂引蝶(误),赏花扑蝶,就不知道走到哪里了。只是觉得上山的路越来越陡,可踩的地方越来越窄,明明离地不过百米,已颇有 华山 栈道的紧张感。

我不可置信地问郭导:“走错路了?”

郭导微不可闻地答了声“然”,欢欢快快地折腾手边的狗尾巴草,剩下我一人在风中凌乱。

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那段艰险的山路,叫作——云崖栈道。

 丹霞山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十分钟前,我还在摇头晃脑地想象,这截梯子爬上去别有洞天。

十分钟后,我否决了桃花源的痴心妄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误爬了 华山

只因为此时此刻,我脚下的路长这样:

 丹霞山

长这样:

 丹霞山

不夸张地说,坡度没有70度也有69.5度了。

宽不过一人身,可踩的是豪放派生长的乱石。一边是压迫感极强的峭壁,一边是聊胜于无的护栏。如果不是天气过于晴好让我清楚看到脚下的情况,否则真有一种步步生莲直上九重天的感觉。

其实我不太想去九重天,我觉得折颜的十里桃林就挺不错。

 丹霞山

走路不要拍照,拍照不要走路,所以我乖乖地蹲下来照了一张像。

我是不会告诉你们其实那时候只是因为腿有点点软才蹲下的。

但也正说明了一个问题:拍照的时候,相机放低显腿长。

 丹霞山

登到半途,明显感觉位置高了。相机里的景越来越辽远,甚至看到了黄澄澄的锦江。按理来说四月多正是粤地的涨水季,但也正因为接二连三下雨的缘故,把江里的泥沙带到表面,所以锦江的颜色就一路奔着能有多黄就多黄去了。

话说 成都 也有一条江叫锦江,当年老杜那首沉郁顿挫的《登楼》就曾描写过:“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只可惜几百年来锦江倒是没变多少,浮云却变成了神马。不知道老杜得知真相后,会不会更加痛心疾首。。。

但至少此时此刻,我是没心没肺的。难得遇上这么少的人,我终于可以假装这片山被承包了!

 丹霞山

郭导面无表情地戳穿我的白日梦:“快让让,堵住道儿了。”

我死死抱住铁栅栏不放手:“不,你休想让我割让半寸土地!”

郭导啪唧按了下快门:“噫,这张表情包适合发朋友圈。”

哼,如此丧权辱国的条约,我走就是了。

 丹霞山

我小心翼翼地在光滑的地面上,一步两步,摩擦,摩擦。终于忍不住摸了摸右侧的峭壁。

滑溜溜的,隐隐有橙赤的小粉末留在指尖。郭导幸灾乐祸:“哇哈哈哈,你把人家丹霞山摸掉色了。”

我镇定地把手搁她衣服上抹了抹:“那是丹霞山出汗了,我给它擦擦。”

郭导:……

 丹霞山

不过仔细看看,这丹霞山的岩石,真的挺别致的。

按高中地理老周头所言,丹霞山在一亿年前就是个 大湖 泊,四周山峦随雨水冲刷下来的沙石、粘土积聚在湖盆中,成为这些峭壁的雏形。

后来受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的影响,地壳上升,湖底被抬升为山地。这些沉积物受风雨侵蚀和气温冷热交错的影响,所含铁质强烈氧化,并最终形成紫红褐色的岩石。

所以莫要小看这些粗细相间的沉积层理,它们每一层的沉积时间都可达十万年。

我向这些大自然的奇迹问好,并诚挚希望在峭壁上乱涂乱画的人儿可以虚心改过。

 丹霞山

以下是个人脑洞时间:譬如……

我A:“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却还是攀不过区区400米的山。”

我B:“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有记得你容颜。”

 丹霞山

画面左上角飞翔的雄鹰,拥有一副不屈的身骨和不羁的灵魂,一如我自在生长的发型。

 丹霞山

当倾斜的峭壁离我的脸只有0.01公分时,我才意识到,个子高也许并不是一个随时随处的优势。

它会蕴藏——碰头、碰头、碰头的隐忧。

 丹霞山

所幸,我和郭导展现了一系列专业攀岩手应有的素质和体魄。

在最后一段近乎90度垂直的攀登过程中,感谢在我们后面托举着背包硬生生把我们抬上去的小哥们,否则我和郭导将永远无缘山顶的风景。

 丹霞山

(图片来自:Jian Feng / 知乎)

这么能干的我们,送你一个傻子般的微笑吧~

 丹霞山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登顶,面前是一片断壁残垣。借戴望舒先生的诗语: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到了颓圮的篱墙。”

我和郭导默默彳亍着,在这400年前的——细美寨。

 丹霞山

据说,明末崇祯年间,天下大乱,当地乡绅为了躲避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便在丹霞山那块巨大的岩石上建立山寨,曰:细美寨。

细美寨极为险要,在缺乏远程重火器的情况下,想要攻打十分困难。但山上缺水少粮,躲一时问题不大,长期生活就问题很大。

所以后来这些乡绅躲了多久、是否安好,均已无从考证。

我抬头问天,天也不知道。徒留我俩左瞅瞅右瞅瞅,感恩这个太平的现在。

 丹霞山

不知怎地,就想到《盗墓笔记》了。想到阴山古楼中,血斗密陀罗的潘子。想到他卡在山石里,打碎迷惑人心智的六角铜铃,送小三爷最后一程。

我叹了口气。

郭导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咋?”

我转而笑嘻嘻:“看我像不像自在如风的少年~”

 丹霞山

郭导权当没看见:“你还是正常点吧。”

我把脸贴在石壁上,故作娇羞:“这咋样?”

郭导咧咧嘴:“不正常。”

……

 丹霞山

后来我把她的几张照片拼了个动图,看来看去她也没比我好到哪儿去。

 丹霞山

现在我所站的地方就是细美寨的最高点——一处像楼梯一样的小平台。

但是,还是那句话,走路不拍照,拍照不走路。

正如照片上所呈现,我的右后方是真的没有石墙做拦挡了。20公分以外,便是悬崖峭壁。因此照这张时,郭导一只手就在我脚边搁着,随时准备——抓脚——喊救命。

当然,不靠谱的事还是少做为好。乖乖下来,自有别的风景可看。

 丹霞山

从细美寨出来,面前是一道凿在山脊上的天梯。约50度的倾斜度,如下图,从下往上的视角看还好:

 丹霞山

然而,从上往下,并不是好玩儿的……

郭导咬着牙,率先翻过了寨门。看这坚毅的背影,真棒!

只有紧绷的背肌暴露了她其实很紧张的现实~

 丹霞山

巧的是,紧跟在我们后面的是在爬云崖栈道时施以援手的小哥哥们。

于是我俩就老实不客气地麻烦他帮我们照了为数不多的合照。

看到我俩身后那块儿面包样的 大方 石头了吗?一会儿我们就将下到那里去。

 丹霞山

没错,走的这条山脊栈道就叫做——九九天梯。

郭导为了表示她到此一游,坚持要把头伸到栏杆外,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何方妖孽被孙大圣卡在这里了。

 丹霞山

走到九九天梯的半中央,给下方的面包石头拍了张照,并得意洋洋地起名曰:四方石。

 丹霞山

其实人家真正的名字叫——混元石。跟之前看到的阳元石算是兄弟。

混元石的脚下有一条窄窄的 通道 ,通过后顺路向下,将会到达——玄机台,以及一大片空地。

具体的位置大概画一下:

 丹霞山

放大了看,玄机台的本尊是这样的~背后山顶上就是细美寨。

 丹霞山

穿过玄机台的小亭子,就是那块儿可以撒欢的平地。由于离地面并不低,再加上小平台边只有低低的铁链护栏,放眼望去,天地万物瞬间为刍狗哈哈哈~

 丹霞山

山如碧玉簪,水做青罗带,颇有一番 桂林 山水的感觉。

我走到小平台的尽头,冲着郭导大喊开机,记录我雄赳赳气昂昂的步伐。郭导语重心长地评论道:

“你这是劈叉运动员差点玩儿砸了。”

……

调成黑白的就看不出尴尬了不是么。

 丹霞山

还有,悄悄告诉你们一个秘密,那就是:

山……上……风……实……在……是……太……大……了……

不信,请看下图我飘逸的秀发和凌乱的小外套……

 丹霞山

调高快门速度倒是可以清楚抓拍到狂乱不羁的发丝,根根飘扬。

朕的 江山 ,你还喜欢吗?

 丹霞山

侧漏完也该下山了。我俩收拾东西离开了小平台片场,继续去寻找下一个撒欢之地。

鉴于我俩忙活了大半天也没怎么吃东西,郭导提议寻个宽敞地把背了快一天的午饭解决了。我觉得甚好,如此这般就可以不用背了,忒沉重了些。

运气不错,下山的路途中有处山洞。准确说是个非常透风的山洞。除了有点积水,其他一切都好。

于是我们决定在这个【风车岩穿洞】——吃午饭。

 丹霞山

这个魔性的动图我也不想说什么了……你知道,人一旦吃饱,脑子基本上就不太想动。

 丹霞山

搞笑的是,我俩玩儿得不亦乐乎时,山洞里进来一唐长老,啊不不,进来一小哥。瞅了我俩半天终于说了一句:

“你坐的地方,有积水……”

我感受了一下裤腿的潮湿程度,不紧不慢回复道:

“哈哈,谢谢提醒,我知道。”

小哥很费解地看了看我们,终于走了。

我被点燃似的噌得窜起来,摸着裤子冲郭导跳脚道:“你咋不提醒我?!!!”

郭导很无辜地晃悠着:“我以为裤子湿了你能感觉到。”

……

 丹霞山

胡说八道,我当时正在虔心感受佛法,如何能感觉到?!

---------------------------------------------我是走到腿断  的下山分割线--------------------------------------------

保守估计,从下山公路走回去,至少有40分钟。但后来听其他去过的同学说根本用不了那么久,所以我一直在怀疑我们是不是又绕了路。

按理来说,这一路我们会看到【 狮子 岩】-【海豹石】-【晒布崖】,但事实是,我们都在和腿作斗争了。

一个都没看见。

天色发昏,只能无奈地笑。逛不完的且留到明天,反正明天也逛不完。

 丹霞山

整理照片的时候发现这一张,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这一站在哪儿……

索性,自命名为——观景台。

标准的,到此一游。

暴雨前的长老峰风景区

插播一条小广告:丹霞山牌肠粉,好吃不贵。具体哪家,全看缘分。

郭导看起来没怎么吃饱的样子,走过每次进山都必须要走的大桥,长太息以掩涕兮。

早知道刚才就不拦她吃第三份肠粉了。(kidding)

锦江上的一叶孤舟,稍纵即逝似的。

我不禁感叹人生在世,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后来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因为回来的时候这艘船还在原地,动也未动。

盖将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

我如此自我安慰道。

----------------------------------------------我是认真爬山  的分割线--------------------------------------------------

先上一张地图——长老峰风景区全地图

长老峰景区景点绕山一周。上层山顶可观落日,半山腰有别传禅寺,下层是锦石岩寺,山麓有 仙居 岩道观。

说实话一开始我比较中意传说中镶嵌在岩壁里的 仙居 岩道观,但后来看见了半山亭旁清幽无人的岔路时,一时心动便拐进了锦石岩寺的山门。没想到这一拐就拐到了大雨滂沱前的正午,我们终是无缘再向上攀登,只得慌慌张张赶在暴雨来临前下了山。

也许遗憾,却也不尽然。

去往锦石岩寺这一路,也有别致风景。

 丹霞山

这是关于锦石岩寺的游览地图。基本上呈直线,原路返回。

话说这丹霞山古称“烧木佛旧地”,据传是源于六祖弟子“石头希迁”和尚的高足。

虽然活到现在也看不懂几句禅诗佛偈,但我知道出家人讲究清静。

所谓清净,大概就是“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吧。

至少,当我面对一方滴水岩壁时,我的心境是喧嚷不起来的。

 丹霞山

六祖慧能在五祖弟子神秀的偈上修正道: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抬头看着这浩荡的云空,反而觉得不执著于有物或无物,也是一种境界。

 丹霞山

一路也算看过不少风景,像这般平心静气地行走在形态各异的岩壁中,还是第一次。

由于流水侵蚀作用,岩石上留下了纵横交错的纹路。我把它称为宇宙 大化 的无尽藏也。类似于【摩崖石刻】  这般,大多是文字漫灭,不甚清晰。

 丹霞山

据说五代曾有位法云居士,在此处吟颂 了一句“半生都在梦中过了,来到此处方觉清虚”的佛偈后,开始利用锦岩天然洞穴构筑庵堂。

因而此处也便留下了梦觉关的称谓。

我们找到梦觉关,斑驳痕迹已看不出百年前的清虚,倒是一个适合午憩的阴凉地方。

大梦三生,但愿长醉不愿醒,都只是我们这般俗人的境地。真正的明了从不是借酒梦逃避,而是于清醒中释然。

然而能做到清醒已是艰难,所谓释然,谈何容易。

 丹霞山

一脚跨过梦觉关,装模做样似的打了个哈欠。

郭导抬头看四周的岩壁,非常认真道:“你有没有觉得,路越来越窄了?”

我点头:“的确如此。”

“这是为什么呢?”

我指着导引牌醒目的大字,微笑道:“因为快到‘一线天’了。”

“啊,我没看见,嘿嘿……”

 丹霞山

临近“一线天”入口的岩壁,嶙峋的很,也凉的很。

问我怎么知道凉的很?

这个好办,不经意转身扑到岩壁上而正巧头顶有一泉小瀑布的时候,就知道了。

 丹霞山

其实挺佩服这些夹缝中葳蕤的植物的。

看它们生生不息的样子,就莫名心情很好。

这也是我独爱绿色的一个原因。

 丹霞山

所谓“长天一线”,确实在峡底只能看到一线天空。

中间还卡了一块石头。

郭导说最窄处大约半米,我很担心背着包会过不去。

 丹霞山

试了试发现情况并非如此。0.7米差不多,还是比较宽敞的。

不过峡谷里比较黑,照人像的话得手动打个光。若用相机闪光灯,出来的效果差不多这样:

 丹霞山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俨然一只《山鬼》

 丹霞山

坐井观出来的天,把罅隙当无限。

但我竟然觉得很美。


------------------------------------------------我是继续向前的分割线-------------------------------------------------------


穿过“一线天”,有一处岩石上刻“浸碧浮金”,翠屏题。

具体我不了解,不过还是知道这里是不能往里仍钱物的。

 丹霞山

石壁下堆了些砖块,可能是修山寺庙的相关人员随意摆放的。

墨绿与粉橙色强烈对比,不丑。

 丹霞山

郭导率先冲进一段中空的岩层。这是一条长长的洞道,旁开小窗,唯左有一。

最窄处只容两个人对面侧身而过。

 丹霞山

郭导拈起一绺头发,半天没动静。我以为她眼见滔滔江水突然想起了什么伤心事,遂试探性地清清嗓子:

“咳,那啥,俗话说‘大河向东流,天上的星星参 北斗 哇’,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嘛~”

郭导扭头黑人问号脸??

“啥?我让你给我照相呢!”

我……

 丹霞山

穿过洞道,能看见位于半山绝壁中间的锦石岩寺。

这是一处庵堂,已有千年的历史,也曾几经兴废。古寺的全部建筑都建在绝壁半腰处的一连串洞穴和缝隙中,往上看是绝壁千仞,往下看,千仞绝壁。

身处古寺庙中,照相多有不便。所以把镜头绕过瑞气腾腾的神佛塑像,去瞧一瞧门外之景。

 丹霞山

寺门外是居士起居场所,除了几位在阳光下围坐着择菜、洗菜、缝补、聊天的居士外,就剩零星的香客了。

反倒是我俩像突然闯入别人家一般,东看西看的,偶尔对上主人,彼此都疏离而有礼,宛如瞧着两团空气。

如此甚好,我俩也逛得自在。

 丹霞山

这扇小红门里栽了不少花花草草。郭导滋滋有味地看一位老尼给花换土,点评道:

“难怪我家的花老蔫儿,还是功夫不到火候啊。”

我笑:“哟,看栽 花都 看出火候了?”

郭导得意洋洋:“那当然,吹牛而已,谁不会啊。”

 丹霞山

走道旁只有低矮的石墙挡着,上面雕了萌萌的小 狮子 。看得出来小 狮子 们日夜站岗辛苦了,斑斑驳驳的青苔覆在它们脸上,像吃完斋饭没擦嘴似的。

我抱着一尊小 狮子 ,眺望远处的锦江。

 丹霞山

青山云空,江水曲折,日子也就这般不紧不慢地过着,谁又能记得多少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应当是难了。

所以当郭导三番五次地提醒我赶紧写游记不然就忘了,我仗着记性好并未理会。可当时隔10个月终于去回忆当时的种种时,才发现最大的神偷,

是岁月。

 丹霞山

南无阿弥陀佛。

修行之人念一声佛,去求一个来世的福报。

 丹霞山

那么对于非修行者的我们来说,佛祖管不管学习样貌桃花运啊?

我们当然可以不信佛,但我们应当信“觉者”。

既能使自己觉悟,也能使他人觉悟。

 丹霞山

能有一个信仰,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我是故弄玄虚的分割线------------------------------------------------------

锦石岩寺只有条状的占地空间,尽头处就是这样一方巍峨的岩壁。

我特意用两张图由上到下展示其风骨,看着更过瘾。

其实只是懒得拼接罢了。

 丹霞山
 丹霞山

临出门处有一块嵌着的石碑,上面是锦石岩诗。书法可比我好看多了。

不过这个油漆的颜色略有些鲜艳,也许风化侵蚀个个把年头,也能平添一分沧桑的感觉吧。

 丹霞山

这是郭导眼中“烧焦了的岩壁”。据她说是因为左边的太红,温度太高,所以把右边的脸熏黑了。

我夸赞她怎么这么机智,一面石壁都可以写一部小说了。

郭导马上灵光乍现:“就叫《丹霞爱情故事》怎么样?”

“不怎么样。”

我及时熄灭了她创作的小火苗。

 丹霞山

然后郭导就留给我一个踽踽独行的孤独背影,看上去十分可怜,令我非常想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哟!”

我在湿溜溜的地面上笑劈了叉,呲溜,打滑。

 丹霞山

最爱的绿,送给你吧。

莫客气~

 丹霞山

一位老先生已经替我们这一章节做好总结了,来人呐,呈上:

“仁山”

 丹霞山

县城夜晚一只想红的狗

丹霞山的小县城不是吹牛,是真的很小。

我和郭导两天晚上在这里觅食,基本上能在小广场上转十个圈。

晚上人少车少,最适合走时装秀。于是郭导身穿老衬衣,脚踩小拖鞋,优雅端庄地就亮相了。

跟我对比起来,是不是更加优雅端庄了?

无奈本性自由惯。

借用何佳乐先生的词:“只等花遍满山,待眉头舒展,经过痴嗔贪,换得舍离断。”

于是,我们就愉快地决定放下一切,去吃蟹粥了。

粥铺家有一条聪慧伶俐的狗,等饭的时候不过是跟它玩儿了会儿,它就显然把我当兄弟了:

离开的时候跟它说再见,这小眼神……

该不会是想吃饭了吧。

赶紧跑赶紧跑,我可没有带狗粮~

后记

火车上,郭导撅嘴,十分不开心的样子。

“你咋了?”

“想吃肠粉……”

我就知道。

“别想了,睡会儿吧。睁眼做白日梦,怪吓人的。”

郭导叹口气,郁闷地睡着了。

火车还在哐当,哐当,哐当……

终于,我也睡着了。

关于两个时空的平行美食

开篇的时候提到过,郭导在之后的半年就飞去 韩国 留学了。我跟她的聊天也随着彼此课业的增多而减少,有时候,甚至个把月没有联系。

然而我们都知道,对方还是那个在丹霞山一起作妖的神经病儿。尽管她的严冬已经冷得不像话,我却还在 广州 的艳阳里穿短袖蹦跶,但我们始终保持默契,那就是——

用相机记录每天的饭食。

郭导的 韩国 料理

我的粤式食堂  :(辛酸)

三个月,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溜走了。

当寒假过后,两个吃的圆滚滚的朋友在学校相遇,我想我一定会扑上去揉揉她的肚子,大叫道:

“哈,你个吃货!”

关于花费

广州 出发,两天两夜的丹霞山游,单人总花费【500元以下】:

【交通】( 珠海 —— 广州 ——丹霞山)火车:40+40.5=80.5
(丹霞山火车站——丹霞山景区)汽车:5
(丹霞山景区—— 韶关 东)汽车:16
韶关 东—— 广州 —— 珠海 )37.5+40=77.5 共计:179元
【住宿】丹霞国际青年旅舍:35*2晚=70 共计:70元
【门票】丹霞山红石公园(学生票):75 共计:75元

【总计】324元
(注:以上列举的都是比较大的开销,不包括三餐、购物等等,具体情况依个人实际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