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山开启的文化意境

100
发表时间:2018-11-21 00:00

——2011年全国报业媒体丹霞山创作笔会杂记
□  文琼


  融汇全国媒体100多名文人情思,品味丹霞山富藏的美的符号。这不仅是一个文化创意,更是这座山自信的邀约。它仿佛在说,来吧,一双双眼睛和一颗颗心,你们能深入到哪里,我便打开哪里的门锁。

  7月15日至17日,由广东韶关市丹霞山风景区管理委员会、韶关日报社联合主办的2011年全国报业媒体丹霞山创作笔会采风活动在丹霞山风景区举行。湖南日报、湖北日报、广西日报、南方日报、广州日报、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等61家省级与地州级媒体同行参加了此次活动。

  15日夜赶到丹霞山,迎面是雨急放的箭矢,景区接待人员撑着伞举在我们的头顶,引着我们走完一条路,拐过几道弯,吃了农家的美味,喝了热汤,安排在丹霞农庄住下。其中有一位女孩,非常朴实,声音活泼又柔软,用毫不造作的热情感染着别人。看着她,仿佛看见天亮着,雨在半空绽放嫣然的花朵。关于这座山的梦,已从梦中走出,浮现在眼前。

  16日早晨,雨的纤指续续地弹,在山的线条间,奏湿漉漉的音符。这是南方的雨,在缠绵之中孕育丰富的情调。像水波翻着卷儿的思绪跌人心房,想起某个人、某个人生片断,又陡然被蝉鸣一惊,碎在树巅上。便出发去攀登丹霞山。此时的它隐逸在烟雨中,让人对于它的欣赏与思量插上想像的翅膀。它的长度、宽度与高度,在人的所见之外,给人深层次的启迪。

  从晨至昏,雨中登山,徜徉山间,雨水汗水浸透全身。晚间,观看《天地丹霞》的演出。伴雨读山留印痕,几道风景尤难忘。

  一、赤脚走山的男孩

  队伍中有一个大男孩,是景区工作人员,负责陪同我们这一组。他始终赤脚前行,在雨水流溅的山阶上,走得很轻快。因为脚力不足,我慢慢落在最后面,他便悄悄地等着,看我近了,才向前挪步。他的赤脚,让我想起在新疆的沙漠上,我们赤着脚撒欢的一幕,便说给他听。在心灵守望的故园赤脚而行,是我们共有的自由飞扬生命的方式。他是这样熟悉丹霞山,他说,这座山要慢慢品,不必走得那么快,走得快反而什么也觉不出了。在一个奇险路段,我有些体力不支,他喊道,“老师,我们慢慢走,来,我拉你!”一路上,他跟我说山里人特别爱山,历尽艰难搬石头上山修路;山中有幽兰,香熏悠远,袅袅难觅;修竹茂如林,山上人四季采竹笋吃,冬笋味道最佳;梧桐是丹霞名树,引来千百鸟儿,或是凤凰的化身;春夏秋冬山上的景各有不同,春花娇娆,夏雨淋漓,秋叶绚烂,冬雪空蒙……我听着兴味浓酽,脚上的疲累被心里的快乐完全赶跑了。在他的陪伴下,我走完了全程,留下了深深的记忆。分别时,连连挥手,却不知他的名字。

  二、健步如飞的老轿夫

  在下山时;看着两位老年轿夫抬着—个轿上山;不费什么力气似的。在转弯处,有几个老人停着轿子在候客,我笑问,多少钱一趟?上山下山都是10元。我十分吃惊。这么艰苦的差事,只要10元?他们笑着招呼我,坐一趟嘛。我岂能忍心,慌忙摆手。若不坐,便把钱给了,定是他们不能接受酌。因为他们是那么自信和坦然地付出自己的劳动。老人60多岁,健步如飞,如履平地。这是山里的老人,有着山里的步伐。他们的纯朴,是山的纯朴。他们与山相互涵养,融为—体。

  半山腰遇上一个挑夫,担着菜,往山上送。山上有寺和尼姑庵,菜是送给那些修行者吃的。山里的人不分哪里居住,都是至近的友邻,相互关照着生存仿佛是定律,善良与热情是他们最强烈的气质特征。那两筐菜,少说也有几十斤,他挑着它们,像担着两朵欢乐的云,在山上画出一条优美的曲线。

  三、媒体朋友赠个性伞

  一路上,认识了人民摄影报、贺州日报、闽西日报、西江日报、铜仁日报等媒体的朋友。听说我从新疆来,他们惊呼,太远啦!辽阔苍茫的大西北与旖旎多彩的南方在我们的眼神里碰撞了一下。相互尊重和欣赏,是我们交流时取得的默契。新疆在他们的心目中披着神秘的光芒。而南方于我原本是停留在书本中的间接体验,如今直接地审视它、聆听它,忽然心中有一潭清水荡漾开来。或许,南方是北方的一段相思,北方是南方的一片神往。它们在相反的向度,释放人的不同情态。一个豪放,一个婉约,只占据心头的一半,另一半,便用梦境来代替。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们相邀,某个有缘的时刻到对方的地盘一聚。

  贺州晚报副总编陈志永撑着一把印着这张报纸的伞,在五颜六色的雨伞行列中,显得个性十足。原来,它是贺州晚报为读者定制的伞,随报赠送。看着我打量得那么仔细,他将手中的伞递给我,“你喜欢,就送给你吧。”

  我便带着这把伞,坐高铁,乘飞机,于21日回到了巴州。

  四、丹霞山人真有文化

  16日晚,在丹霞山瑶塘新村新游客中心观看了《天地丹霞》文化主题演出。这是一台融入韶乐、禅宗、客家文化、瑶族文化等元素的晚会,让我深受震动。大山里的人们,对这座大山的文化内涵解读得这样深沉和通透。没有气血的相融,很难有这样精彩的提炼。他们并非只知乡土,不懂文化;在节目的主题诠释上,有着让媒体人叹服的开放度和表现力。游人对于这座山的感受,通过歌曲、舞蹈的转承衔接,由抽象变得具象,原来,丹霞山的底蕴纹理是如此清晰,形式美,内容更美,在视觉、听觉、嗅觉、触觉上,延伸出丝丝缕缕的神韵、音律、味道与质感。

  爱,是生命与情感的高潮,自然、浓烈、天真,丝毫不需要遮掩。就像山里的阳元石和阴元石,把精神、气魄、爱恋与真情镌刻在天然的形象中,沉静从容,千年不朽。当我面对它们,目光和内心也如它们一样坦荡。我仿佛听见虚伪与怯懦的尘俗之气经风撩散了,被雨打落了。

  我认真记录了两段歌词:“江山多娇千叠山万重水,唯独你霞光点点是我的知己红颜。万古青山不老红颜,就这样相依相恋,永永远远不老红颜。万古青山就这样有情有爱,万古千年。”

  “情里是她,梦里是她,赤壁红颜就是我的家,男儿都是你的相思树,女儿都是你的白兰花。”

  生命的禅意如何用舞台艺术来表现?只有深解禅文化的智慧才能担当。当《禅韵》从舞台上悠悠传递出来,我非常惊讶,这个节目开启的意境是那样超凡脱俗,将生命的路径从窄小拓展至宽大。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别传禅寺、锦石岩寺等禅意久远,别具韵味。我不禁在心里暗叹,丹霞山人真有文化,怪不得古代有书生在山上冒雪苦读,书香气至今缭绕不绝。

  我想起山里的导游女孩,虽穿着朴素相貌普通,却口齿伶俐见多识广,历史趣闻、名人诗句、地方民俗、乡间俚语,在她那里采之不尽、用之不竭一般,一派天生的风趣幽默,谈笑之间吐纳的尽是丹霞山之文气。

  五、用不着锁门的净土

  韶关市是客家大市,近三分之二人口是客家人。客家是中国汉族的一个庞大民系共同体。丹霞山人也多是客家人。客家人克勤克俭,吃苦耐劳,团结互助,亲如一家。在丹霞山,除美不胜收的自然景色可观赏外,农家人和谐安详的生存状态也是一大奇观。我感觉到,在这里看见了一条条悠游自如、安详奔放的生命的河流,仿佛组成一座天人合一的生命博物馆。山里没有豪华的酒店,当地人的农庄和山庄质朴地向游客开放。吃饭,是该地天然的粮食与肉菜;住宿,是农家布置好的房间,简单实用的设施,洁白软和的被单。山里很大,处处洁净无秽物,隔几十米便设有分类垃圾筒。闲来信步走走,见家家户户皆敞开着门窗,相见莞尔—笑。小商店里摆着日常的生活用品,居民们没有奢侈的商品交易。简单,知足。山上住着几十户农民,种稻,种莱。人们晒干菜果,备四时之需,小圆菇、茶树菇、野白菜、野山楂、梅菜、竹笋,琳琅满目,游客称之为丹霞土特产。

  农庄和山庄,将这里的人的生存方式作为美的特征展现出来。这里没有偷窃,没有欺诈,没有仇恨,没有报复。和善友爱是所有人心里的一把钥匙,他们用它坚守净土,通达生命,联络四方,走向世界。

  丹霞山红颜天成,爱恋传奇,禅意幽深,其美质芳魂被雨敲得叮叮当当,驾白云,乘清风,挂瀑布,越过万丈尘俗,由遥远而迫近,由迷蒙而明朗,呈现一种自然纯美的文化意境。爱得坦率热烈,行得超拔洒脱,活得安宁真诚。这是情感、道德与生命的高地,远远超出我们正处的位置。它们在山上,需要我们勇敢攀登,才能一揽入怀。

  17日,是离开的日子,在山脚下徘徊,一只小蜜蜂蜇痛了我的胳膊。我到农庄要了大蒜搽上,对着主人真诚的笑脸,说了声:“谢谢你们!”丹霞山,我用这唯一的语言与你告别。




                          2011年7月27日《巴音鄂楞日报》


分享到: